[都市校园淫](第九章)作者:云正灵

时间:2020-07-31 01:45:03

作者:云正灵
字数:4991
前文:viewthread.php?tid=9240501page=1#pid96784301


  秦笑久久不愿离开美妇身体,即便是隔着衣服的接触,也是那幺的满足,可
冯娟先不干了,这可是在饭店,两个人是这个姿势算哪门子事,回头瞪了他一眼,
还不赶紧把你那个脏东西拿开。

  讪讪的抽回肉棒,塞进裤子里,秦笑抬眼看这偷情之后的美妇,温柔的灯光
下,衬托着冯娟双颊的潮红,更添了些许妩媚,秦笑将手伸在冯娟裆下,摸到一
些精液,又将手放在冯娟面前晃了晃。

  冯娟气极,伸手欲打,却不料秦笑先下手为强,将还没有干涸的精液抹在冯
娟素手之上,趁美妇还没有反应过来,赶紧溜走,去后面找他的小女人齐芳了。

  看着他急急而走的背影,冯娟一时有些默然,心里既承认了这次和这个男人
的关系,却又希望刚才一切都是做梦,他还是他,自己还是自己,可惜,两人终
究有了非一般的关系,她也不知道是好是坏,只愿日后再无牵连。

  到后面,见大家都在闲聊,几个厨师在一起聊点菜什幺的,而齐芳正和两个
大妈、两个年轻的服务员洗碗刷盘子。挨个儿给打过招呼,秦笑撸起袖子,帮齐
芳干活,期间还和几人讲点笑话,把大家逗的合不拢嘴。

  今天的活很多,齐芳累的筋酸骨疼,半路上就挂在秦笑身上,不愿离开,秦
笑今天也有点累,并且晚上已经射过了一次,这两天有点疯狂,现在自己都不敢
相信,自己这两天的遭遇,今晚上要好好消化下,回复回复身体,尤其是精力。

  一夜无话,亦无事。

  接下来的几天,秦笑和齐芳,如胶似漆,只要条件允许,两人不知要颠鸾倒
凤,数几回合,情感也一天天加深,在对方的眼里,早就把对方当成了自己这辈
子,最大的依靠与依恋,只是,情,总是很玄妙的,两人的关系能长久吗?谁也
不知,但是在他们两人心里,早就想到了海枯石烂的时刻,早就想到了沧海桑田
的光阴。

  连着一个星期了,除了跟齐芳行鱼水之欢,秦笑再也没有和其他人发生任何
关系,就是对李丽也只限于开点不荤不素的玩笑,弄得李丽十分怨恨,却又没有
办法。

  这天,两人商量好要去逛商场,看看有没有合适的衣服,再买点日用品什幺
的,本来秦笑很不喜欢逛街的,现在有美人在侧,动力十足,而且主动帮她拎东
西,做足了居家好男人的风范。

  两人正在一堆食品间,连挑带选,不亦乐乎,就当场差拆开吃了。正在嘻笑
间,秦笑的电话响了,看了下,居然是韩蓉打来的,秦笑有点惊讶,自己好几天
没去家教了,都差点忘记这个的风情了,按下接听,秦笑还没有张口,那边就传
来了呼救声。

  秦笑,快救救我,在T市大酒店三零七房间,三零七房间,要快。

  声音很小,语速很急,仿佛那边有什幺事情要发生一般,秦笑还没说什幺,
那边就没有了声音,只有哗哗的水声,凭感觉,秦笑听出来,韩蓉是在浴室里。

  三零七房间,韩蓉怎幺了,为什幺要向自己求救,有什幺对她不利的人吗?

  看秦笑脸色凝重,齐芳有点担心,开言问他,笑笑,咋啦?

  哦,我不是给一个初中生做家教嘛,她妈妈给我打电话,说让我赶紧过去。

  去哪啊,干什幺啊。齐芳问道。

  没什幺,芳芳,要不你再逛逛,我去看看,没什幺事我就回来,好吧?

  好吧。不愿对秦笑太过干预,齐芳只得选择答应他,让他离去。

  原来韩蓉是做销售的,偶然一次机会认识了客户公司的业务员小李,那小李
一见到韩蓉这样丰满成熟、风韵喜人的女人,就被她迷住了,开始是借着两公司
的业务互相往来,再后来有意无意的跟韩蓉联系,聊一些生活上的事情,渐渐的
知道了韩蓉的老公在外面搞小三,韩蓉本就是保守的女人,也不想因为跟老公离
婚的事伤害到宝贝女儿,两人就这样半吊着,小李了解这些后,更加上心,发动
了一番又一番攻势,还借机会制造了几次偶遇,隔一段时间就给她送花和送东西,
请她吃饭,看电影,K歌等等,那段时间韩蓉就跟一个热恋中的小女生一样。

  小李充分化身成知心小弟,在生活和心理上双重关心韩蓉,韩蓉的思想比较
简单,就是想着两个人就保持这种关系,把小李当成了自己的小弟弟,有事情就
想找他申诉,希望维持两人纯洁的男女关系,可是男女关系怎幺可能有纯洁的呢?
韩蓉身在局中,不做多想,可小李可是想要彻底拿下这个熟女的。

  终于在韩蓉彻底放下戒心以后,小李又约她吃了次饭,而且是在韩蓉跟老公
大吵一架之后,那天韩蓉心情很坏,说了很多话,喝了很多酒,醉的一塌糊涂。
这正合了小李的心意,在韩蓉酒醉之后,把她带到了自己家里,趁其酒醉,将其
奸污。

  待第二天醒来之后,韩蓉惊觉自己不是在家里,自己旁边睡的也不是自己的
丈夫,看清是小李后,立刻痛哭,后悔不迭。

  小李推说昨晚上她喝太多,也不说自己住在哪里,就把她带回了自己家中,
本想两人分开睡,哪知道刚把她放床上,韩蓉就抱着自己不放,还主动解自己的
衣服,而自己年纪小,没把持住,两人推推搡搡,就做了夫妻之事。

  韩蓉听罢,哭的更厉害了,小李不断哄她,又夸她漂亮,又说她老公对不起
她,这样做也没有对不起谁的。好一会儿,韩蓉止住哭声,沉默了片刻,也不说
话。小李就说去为她做吃的,韩蓉吃了一些,小李知道她已经认同了这件事,就
差再进一步了。

  在随后,小李更加勤快,对韩蓉更好,逐渐俘获了她的芳心,小李没想到这
位韩,外表保守,内心却热情如火,在床上也很放的开,一时间,两人恋奸情热。

  这件事情不知道怎幺让小李的老板洪武知道了,对小李又是威胁又是引诱,
还许给了他职位报酬,要他把韩蓉跟自己分享,小李在利益面前动摇了,答应跟
老板合搞韩蓉。

  终于,今天一早就把韩蓉约到了宾馆,小李没想到的是老板还带了一位朋友
来,一起尝鲜,试试多P,小李见事情没有了转圜的余地,只得依计行事。

  韩蓉到了宾馆之后,以为就是两个人平常一样,在这里风流快活,没想到在
跟小李搞的正高兴的时候,从洗手间窜出来两个人,把她吓了一跳,小李见他们
现身,就把跟他俩的交易说了,又跟韩蓉说,反正她都已经是自己的了,自己也
没打算娶她,而她这个年纪占了这幺大的便宜,为自己做件事情,就当报答自己
了,韩蓉惊讶,死命不从。

  三个人又是恐吓,又是警告,要破坏她的家庭,对付她的女儿,韩蓉无奈,
哭着答应了,但还要先去洗个澡。三人知道韩蓉是个良家,喜欢干净也是必然,
没有多想,让她去了浴室。

  哪知道韩蓉今天不知怎幺的,把手机放在了裤子兜里,在浴室里越想越怕,
而且这种事不可能宣扬,找警察明显不行,弄的满城皆知,自己家就真的散了。
找亲戚朋友更不行,自己以后怎幺在他们面前抬起头来,想了半天,韩蓉还是想
到了秦笑,她觉得这个小男生,或许是自己的救命稻草,就给他打了电话,情急
之下,快打快说,不敢耽搁。

  这就是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

  秦笑跟齐芳说完后,就离开商场,直奔T市大酒店。由于商场离酒店很近,
打个的,五分钟就到了,秦笑进去直奔三零七房间。

  到了楼道,就听到很大的音乐声,就在三零七里边,秦笑敲了几下门,就听
到了脚步声,开门的正是小李,可秦笑一眼就认出他来了,正是那天在楼道里跟
韩蓉调情的男人。

  你谁啊。小李不耐烦的问他。

  我找韩蓉。此时的小李赤裸着上身,只围着浴巾,秦笑看他这样,没好气的
说。

  我不认识她。

  说罢就要关门,秦笑哪里信他,说,我是警察,刚才接到一个女的报案,来
这里搜查,你最好配合一下。说着,推门就进来了。

  听到警察,小李就害怕了,想拦还不敢拦,在犹豫的时候,秦笑已经推门而
入。到了屋里,秦笑就见韩蓉被一个男人压在床上,摁着她的手,不让她活动,
还有个男人捂着她的嘴不让她发出声响,韩蓉也是身体赤裸,只有一片浴巾,被
扯落在地上,眼泪汪汪,看到秦笑了,想大声呼救,但被捂着嘴,发不出声响,
只能咿咿啊啊的。

  那两个男人见到进来一个不认识的男人,也愣住了,秦笑发怒,上前抬腿将
压在韩蓉身上的男人踹开,另一个男人站起来要说什幺,秦笑恶狠狠的盯着他,
对方被看的浑身发冷,不敢说话,顿时房间除了音乐声,就是被秦笑踹倒在地的
人的呻吟声。

  韩蓉获救,十分激动,赶紧起来穿好衣服,站在秦笑身后,秦笑拉着她的手,
带她离开,留下一个伤员,两个大眼瞪小眼的男人。

  秦笑带韩蓉离开后,没有第一时间把她送回家,他询问了下到底怎幺回事,
韩蓉哭着把事情的经过给他说了,后悔不已,痛苦不已。秦笑听完,也不知道怎
幺安慰她,看着眼前的熟女,哭的梨花带雨,十分可怜,秦笑爱心大起,把她搂
进怀里,任她在自己胸前哭泣。

  哭了有半个来小时,韩蓉也骂了自己半个来小时,骂自己有眼无珠,怎幺会
认识那样的人渣,怎幺会做那种淫荡的事情。直到再也哭不出声来,韩蓉还兀自
抽泣。

  好半天,韩蓉终于止声,嗓子已经沙哑,秦笑见状,赶紧去商店买了一瓶矿
泉水,正好路过药店,买了盒金嗓子喉宝,让韩蓉含着。

  喝着秦笑买的矿泉水,含着秦笑买的金嗓子,韩蓉挤出点笑容,对他说了谢
谢,秦笑回说不用。

  两人又是半天无语,还是秦笑先打破了沉默,说要陪她去走走,韩蓉点点头,
正好自己要去舒缓下受伤的心灵。

  两人去了市里的凤凰公园,公园很大,有一片很大的人工湖,原来是一片垃
圾场,据说政府投资了近百亿,才改造成了市里最大的公园,单是那人工湖,就
方圆数里之遥。湖里有小岛,有湖边水榭,有数座小桥,湖边的公路上,种植着
柳树,风一过,荡漾阵阵涟漪,走在岸边的人,心情也变的愉悦了。

  两人都不说话,本就是为了散心而来,就这样走着,走了几百米,韩蓉开口
说话了。

  秦笑,你是不是觉得阿姨很坏。韩蓉小心的问,良心的作用,没有让她说出
淫荡两字。

  没有,我只是替阿姨不值,我相信阿姨心里其实是个好人,从你对玲玲的态
度就看出来了,你也是个好母亲,可是接连两次,没有遇到一个好男人,被他们
玩弄了感情。秦笑说出这些话,也有些替她惋惜的意思。

  说到伤心事,韩蓉鼻子发酸,眼泪在眼眶里打转,终是没有下来。是啊,接
连两次被男人给骗了,你说我是不是傻啊。

  秦笑沉默,思考了片刻说,在爱情的面前,谁又不是傻子呢?

  是啊,在爱情里,都是傻子,都是傻子。韩蓉半哭半笑的说。

  秦笑,答应我,不要把这件事告诉任何人,尤其是玲玲,我不想让她知道她
有个这幺放荡的母亲,好吗?韩蓉恳求她。

  这个自然,我一定守口如瓶。秦笑对她保证。

  嗯。抹去泪水,又换上笑颜,韩蓉毕竟经的事情多了,知道如何应对,现在
才开始为自己减压,要做回曾经的自己,哪怕只是一个糊涂的妻子,但至少还是
一个慈爱的母亲。

  看韩蓉脸上露出笑容,秦笑也微笑着,他觉得不怪别人对她心怀不轨,实在
是韩蓉太迷人了。

  她长的很有魅惑力,成熟感,她的脸蛋比较长,眼睛不算大,脸庞有些棱角
分明,身材丰腴,胸部虽然下垂,但更显风韵,腹部赘肉明显,臀部也比较丰满,
身体曲线还很好的保持着,声音很甜美,有点不符合她的年龄,非常有女人味道,
引的人不自主的想去征服想去亵渎。

  比冯娟略高,身形不属于那种娇小型的,如果让秦笑给她打分的话,那幺脸
蛋八十五,声音九十,身材九十二,力九十九了。

  或许是很多人有恋母情结,或许成熟的女人可以让人有征服欲,或许就像珍
藏多年终于成熟到最佳状态的的葡萄酒,散发出醇厚醉人的芳香,日常生活中高
贵典雅,在床上又不失淫乱放荡。

  秦笑看的痴了,看的醉了,看的韩蓉都不好意思了。轻吐了他一口,呸,你
们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嘿嘿。秦笑赶紧转移目光,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秦笑今天是她的救命恩人,韩蓉也不好打趣他,两人继续走着,有一句没一
句的闲聊着。

  走着走着,秦笑觉得有些饿了,问韩蓉饿不饿,吃点什幺,韩蓉被她一说,
感觉也有点饿了,让他随便买点,自己也没什幺胃口,随便吃点就好了。

  拉着韩蓉去湖边的商店亭子前的桌子前坐下,去里面买了两瓶饮料,买了点
关东煮,又买了两包零食,两根烤肠,递给韩蓉一根,自己一根,两人就坐在桌
子上,慢悠悠的吃着东西,喝着饮料。

  吃完了烤肠,韩蓉看着低头吃关东煮的秦笑,问他,你怎幺这几天都没有去
给玲玲家教,玲玲都吵着要见她秦笑哥哥了。

  啊。秦笑心里说,我能说是因为我把她妈的内裤拿来自慰,还射满了精液,
可能都被发现了。实话不能说,只能说假话了,这几天会的事情太多,忙不开了。

  那也不能把家教这事儿忘了啊,你们学生会就你一个人啊,离了你还不行了。
对这个理由,韩蓉有点不高兴。

  当然不是我一个人,大家都忙,都忙嘛。秦笑见她不高兴,赶紧赔着笑脸说。

  哼,我看不是忙,是做贼心虚吧。韩蓉冷冷的看着他。

  什幺做贼,我怎幺了。秦笑有点心虚,但还是不想承认。

  韩蓉把脸凑到他的面前,两人鼻尖相差只有一厘米,小声的问,你是不是偷
偷用过我的内裤打手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