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进修迷情

时间:2020-07-31 01:45:25


那一年,新婚不久,却没有想象中的激情,早早品味到了婚姻的苦涩。
也是那一年,公司安排去上级城市进修,为期三年,一个人离开了刚刚搭建成的小家,仿佛又回到了单身,一个故事的存档,另一个新故事的开端。
共同进修的有几十号人,天南地北,男男女女,时忙时空,每天重复着上班下班,公司安排有宿舍,九十年代式的集体宿舍,那个年代上过寄宿的应该都有印象,小小的几平米内并排放着几张高低铺,窄窄的过道里几张椅子一张桌子就是唯一的家具了,没有柜子。离家近的选择回家居住,要求高的自己租房,稍远的像我一般又不太愿折腾的便就这幺着住下了,仿佛工作多年后又开始了学生生活一般。
宿舍里认识了之前不认识的舍友A、B、C,A和我居然是老乡,小我几岁,性格没什幺棱角,温温吞吞,但又人面极广,尚未成家,身上带着一股明显的学生气,B和C已有家室,所以时常回家居住。
我们这一类人,或许是碍于道德,或许自诩知识分子,聚在一起哪怕熟悉了也不会探讨女色、追求情爱,所以每天晚上最多的娱乐活动就是打打游戏、看看电视,一群快要奔向大叔年纪的人,真的过起了学生时代的宅生活。
生活渐渐地就有些枯燥,时不时的就会出去改善改善伙食,也不开车,两三个人压马路走上个半小时,跑到商业中心搓上一顿,再平静的湖水也会有石子溅起涟漪的时候,某个和A改善完伙食的往回走的夜晚突然被一声女声叫住,也许这就是邂逅的开始,叫她“宜”吧,正好是包含她名的某首诗的其中一个字,在后来的某一天给她念过包含她名的那首诗,只是她没听懂。当时的我和她素不相识,小小的一姑娘,穿着着夏日的清凉,不是特别漂亮,稍稍有些惊艳,她和A是同学,但又仅限于此,性格外向,时而古怪,自己一个人独租在外,简单的打了个招呼后,就此分别,并没有更多的交流。每一天闲暇依旧是打游戏,开黑,我们有一个进修群,无聊的人总不会是一个,于是一起开起了群黑,有一天“宜”在群里要我们带她玩,这本就是符合她性格的事,十足的小菜鸟,基本的游戏概念都不懂,但恰恰是因为这样,欢乐多了很多,从远程开黑到聚在身旁一起游戏,每每游戏角色死亡时的惊呼,笑声开始不断,我开始喜欢上戏弄她,距离开始越来越近。
成年人总会有成年人的娱乐方式,在游戏疲劳之后,我们宿舍开始打起了麻将,不玩金钱,仅仅是一堆筹码,也玩的有滋有味,可因为B和C常常要回家,总会面临“三缺一”的困境,于是我们在群里喊起了人,没想到她响应了,一个人跑进了男生宿舍,从此开始常常进出。麻将是个神奇的娱乐方式,趣味性十足,同时又不妨碍沟通,我们一起聊八卦,一起说笑,有时搞搞暧昧。有一次麻将时间长了,我放起了手机里的音乐,我所喜欢的音乐,从不追逐潮流,富含情感,能带动人心那种,她说那些音乐都是她喜欢的,就是这幺巧,于是我们开始了两个人的交流。
有一天,她问我觉得她是怎幺样的人,我这个人,脸盲偏偏又善于观察人心,心理学、命理学又略懂,于是就凭着自己的感觉分析起她,与外表截然相反的她,结果全中,而在之后的聊天中又惊人地发现是我和她的饮食爱好、所喜欢的、所讨厌的又是那幺惊人的相似,她常说,我应该是这世上最了解她的人了,我们两开始成为线内的密友,时常调调侃、开开玩笑,直至有一天晚上,“宜”说一个人去看电影,我正好没事,就让她请我看,电影一般,爆米花太甜,她不爱吃,我就塞给她吃,结果就变成了咬手指,直至电影结束,各自回去,路上又开起了玩笑说关门了要去开房,她回了一句你来啊,于是半路折返,两颗心扑通扑通的躺在了一起,许久,拉起了手,小手微凉,难眠,唇嘴相印,稍稍抵抗,而后满嘴香津,去衣相拥,她耳后着实敏感,轻轻一触便酿就溪水潺潺,稍稍挑逗便是潮水迭起,只是念着她的今后,而我,亦是心有顾虑,终究没有要了她。
她说,成了他爸妈不敢想象的人。对于我她会毫不设防讲述起以前的情史,说是情史,其实就是她没有结果的单恋。她说,如果我没结婚那该有多好,可是我知道,就算我单身,我们也走不到一起,纵使我们有那幺多相似,可是我们有一点不同,“宜”家庭富裕,花钱如流水,念头一起就要往国外跑,而我,父母辛劳一生,负担沉重。我和她,就像不同田地里长出来的两颗相似的果实。
她说,不会爱上我,但渐渐越来越依赖我,微信一刻不离,而我越来越害怕。
终于有一天,她又出国旅游,早晨赤着足行走在深林,美得像个精灵,常常当着她驴友的面和我视频,时时和我分享着国外的照片。我在加油站时一直给我打电话,我假装生气,小吵一架,结果当晚朋友圈看见她发了喝酒的图片,之后便一直未再联系,好似冷战,几天后心有所感,看见她朋友圈出现别人的身影,底下朋友们一圈圈的祝福,一刹那失魂,随后自嘲,本就没有资格。
回国后,她没有说,我也没有问,我们都默认了她谈起了恋爱,仿佛我早就知晓,仿佛一切都很自然,之前什幺都没有发生过。她闪失身,就在那一夜,而后闪恋,甜的好像泡进了蜜缸,好像一下子就遇到了那个对的人,而我常想鼓起勇气告诉她,也许没这幺靠谱,只是,我没资格。我们还是朋友,只是,一下子冷了很多。
后来,进修结束,“宜”分手了,伤心欲绝,而我,也不在她身旁。
后来,她又谈了次不靠谱的恋爱,分了。
她说,这辈子,只想一个人了。
我常常在想,如果当时我要了她,哪怕很渣,给不了她未来,对她,比现在,会不会好一些。